江西昨日无新增确诊病例 现有317名接触者接受观察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

和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但从传统文化来看,在意大利,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出现很多独居老人,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

美国:“婴儿潮清除机”

“少出门”,是防控疫情的“法宝”之一。但是,日本对此进行推广以后,发现许多老人整日在家看电视,几乎隔绝了与外面的来往,两三周后,他们走路时已经摇摇晃晃了。日本老年医学会认为,每位老年人在两周内不行走活动带来的肌肉量减少,相当于通常情况下7年的肌肉减少量。因此,该会建议居家老人不要久坐看电视,至少在插播广告期间要站起来活动;在家要做广播体操;天气好时要外出散步,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日三餐要保持营养等。

今年87岁的帕格曾是西班牙海军特种兵,尽管年事已高,他依然身体健壮,不聋不盲,思路清晰。帕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当年做潜水员时经常在水里训练,因此肺功能特别强大,退役后没有染上抽烟的习惯,每天坚持走路健身,至今没有感染病毒。“如果国家需要将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我义不容辞,毕竟年轻人还能为国家做更多事情。”帕格表示,但从情理上说,他们这些老兵为国家出生入死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应该被抛弃吗?

西班牙社会以尊老敬老闻名,但眼下的境况对它来说很艰难。“一片混乱,无论是医护还是卫生官员都束手无策,官员最头痛的问题是毫无经验可言。”当地自由撰稿人兼时政评论员费尔南德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让老人先走,让年轻人活着”的理论现在无法做出谁对谁错的结论,等疫情结束,再请专家在法理、伦理、病理上去争出个结果吧。

疫情蔓延,老年人的命运在超级大国美国竟也成为话题。23日,69岁的得州副州长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竟称“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引来不少美国网友挞伐:“我们为什么生活在用金钱去衡量生命价值的社会?”“帕特里克愿意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死。我不是。我已准备好让资本主义消亡。”

由于老人被列为疫情期间重点关注群体,意大利政府多次呼吁老年人尽量待在家里,非必要时避免出门。为帮助他们在疫情期间生活,意大利红十字会为全国范围内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尤其是行动不便和独居的老人提供药品和生活用品食物的免费上门送货服务。红十字会开通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老人提出需要的药品和货品,志愿者负责采购并送上门。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